• 一年后的夏。

    2012-07-01

    三年时光。我以为可以安然度过随后遗忘。倒转回来。在街边遇见的各种某某让我不得不正视。承认自己也许过得并不好。一直奋力往前扑。

    可当爸爸遇见熟人去儿子所在大学的城市旅游时。我知道爸爸心中也想有那种骄傲。可是分明我给不了。他一直很坦然。没有埋怨没有失落。只是一直工作。为我。

    大学后我重拾吉他。才发现底子原本并不深。我不清楚老师为何喜欢我弹岸部的曲子。可是多首下来。在电台偶尔听到《流动的云》时。内心也有一丝悸动。

    燥热的夏天。他送来的所有东西恍若我的影子般。我以为只有我会记得别人身上的种种细节。他的行为让我体会到自己给别人的那份感动究竟是怎样的。终于我也有机会。

    假期突然很欣喜的穿着碎花裙麻编坡跟给姥姥看。姥姥说长大了。成熟了。一年当中让我对生活有了新的认识。也许我不再偏执。不再固执己见。也许我不会再理睬某人过激的行为。我的世界里淡漠了种种。静观其变。然后只是笑。不语。

    这般的生活不再聒噪。只弹曲子。对着电脑屏幕。三点一线的生活。不加入任何小群体和有争议的对话。我不知道这么做究竟为的是什么。

    追着美剧。骑脚踏车。看日语教程。盛夏中都是这般度过。